繁体版 简体版
54看书 > 武侠 > 修行忆卿 > 第164章 小石城主

稍微等了一会儿,武梦杰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不知以前辈的视角来看,晚辈的实力在同等境界之中,属于个什么程度的呢?”

“你的情况比较特殊,论下限的话,你的实力属于低等,威力小,反应低,无法在瞬间进行最为强力的反击。

可要是再论上限,那么你的实力就属于顶级了。尤其是在你的真元剑凝聚成形之后,其威力之大,完全可以越境强杀敌人。

即便我当年同境界遇到面对你那柄完全体的真元剑,也肯定会陷入苦战。

论单人的综合实力的话,你属于中等偏下,毕竟你最强的法术需要极长的准备时间才可以使用,真正战斗的时候,除非你的对手很弱,或者空有一身修为,实战能力几乎没有,否则的话,你那么长的法术释放时间,根本就是一个活靶子。

但再反过来说,若是论合作战斗,那么你的实力就会直接达到顶级,因为在有战友的前提下,你法术释放时间长的这个缺点就会被大幅度弥补,一旦凝聚成功,绝对会让敌人头痛不已。”

“那看来我应该将凝剑术继续进行改良才行,让凝剑的速度变快,如此才能在单人战斗的时候取得更大优势。”

严厉沉吟了一下:“经过我多年的判断,你这个凝剑术,如果在保证威力和质量不变的前提下,速度基本是不会变快的。就算速度变快了一些,也只是单纯的因为你个人的熟练度关系而已,跟法术构造毫无关系。

甚至你要是为了让真元剑的威力更强,那么凝聚真元剑的速度反而会变得更慢。

如果你想要提升瞬间战斗力的话,那么我建议你从其他法术入手。

比如提升你的御剑术,还有你的剑爆术也不错,都可以继续精进。

想加深威力的提升,如果可以的话,就领悟一些剑意,你的实力绝对会提升更快。”

“原来如此!”武梦杰恍然大悟:“这样的话,我应该将全部精力都用在领悟剑意,还有前面法术的精进上,凝剑术的话,差不多也就可以了。”

严厉闻言眉头微蹙:“孩子,做事不要太极端,不能因为一个法术上有缺陷,就否定了这个法术的全部。

你的凝剑术是我这么多年以来,在威力层面,见过最强,最好的法术了,直接放弃实在可惜。

而且我方才也说了,此法术在群战之中威力巨大,你的一生中不可能总是单打独斗,别管是什么原因,总是会遇到和别人一起战斗的时候,因此遇到团战的时候,你这法术发挥的作用可就无比巨大了。”

武梦杰立刻拜倒,发自肺腑的道:“万谢严前辈指点,晚辈不胜感激。”

看到武梦杰的反应,并且也感受到的确是发自真心的,严厉心中感觉此人还行,虽然悟性远没有自己弟子张钰高,但是品性就目前来看还是可以的。

于是再度开口:“我看你是三妹看重的人,就再给你一个修炼忠告,至于听与不听,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武梦杰立刻坐直身子,神情严肃:“能得前辈的忠告,是晚辈十世修来的福分,晚辈洗耳恭听!”

“如果你不是中域中州的那些,天资极其恐怖的天之骄子的话,法术这个东西对于普通修士来讲,并非越多越好,容易贪多嚼不烂。

在方才的切磋之中,我看得出,你所展示的法术里,《御剑术》、《凝剑术》、《流云瞬击》、《剑爆术》。这四个法术非常有发展的潜力,建议你主力精研,将各个法术的长处开发到极致。

另外两个法术,《归元剑阵》和《震剑术》,不能说怎么不好吧,只能说都是一眼看到头的平凡法术,你暂时用一用进行过度可以,但是完全没有必要继续花费精力精研。

震剑术,可以用到你领悟剑意之后,剑意可以轻松做到震剑术所能做到的一切,并且还有很多震剑术永远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归元剑阵……其实这个法术你现在不用都可以,只要再精化御剑术之后,这个剑阵就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了,剑者,速度和威力具在,你的御剑术和流云瞬击就都可以做到,锦上添花的行为对于剑者来说完全不需要。”

武梦杰听得严厉指点,只感觉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之感,先前的修炼难题,还有看不清的前路,现在都明了了。

在青牛背上站起来,对着严厉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对于这个行为,严厉并没有躲避,而是很坦然的受了武梦杰的磕头礼。

此时严厉心中也很是有满足感,他指点武梦杰的时候,和指点张钰的时候完全不同。

张钰属于悟性极高,甚至高的可怕的那种。

说句夸张点的,严厉刚指点张钰一句话,张钰甚至都已经能将接下来要指点自己的话给领悟出来。

如此就导致一点,那就是严厉收了这个弟子,但却并没有太多指点了弟子的实感。

这种感觉就是,一个刚上私塾的孩子,先生拿出书本给孩子,开始教导孩子读书识字,结果这孩子竟然就已经将书本上的知识都学会了。

说严厉没教吧,严厉还真的的确确传授了张钰很多他不知道的知识,还都是亲口传授的。

可要说他教了吧,核心的东西基本都是张钰自己悟出来的,他还没怎么说呢就会了。

然后现在,指点武梦杰的时候,他的悟性就没有张钰强,很多东西都得严厉说的稍微详细一些才行。

虽然这个方式就导致自己得多说很多话,多听武梦杰询问几句。

可是这种情况怎么说呢,更能给严厉一种教人的实感,或者说是成就感,更像是教学了一个正常人,而不是教了一个什么都知道的天才。

现在看着武梦杰这个样子,更是有了不少好感,心想,如果最后雅致大哥没有收了武梦杰的话,自己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随后三人就都在青牛背上修炼,一路往撅飞门而去。

---东域—东洲—小石城---

经过几天的生息,人们都已经接受好新的生活了。

张钰也已经将法术的熟练度提升了非常高,释放速度完全不输于凝聚普通的土行兵了。

经过朱梓文的传达,周围的县城还有其他城市的城主,都已经知道这边的情况了。

张钰本打算郑重的邀请一下诸位城主,毕竟自己已经成为新任城主了,周围的城主纵然修为没有原来坠鸣城城主图存强,可也都是四阶的,都属于前辈,总不能让对方来找自己。

于是见小石城的一切都进入正轨,不需要自己和墨雪时刻看着之后,就和墨雪说了此事。

墨雪知道丈夫的意思,表示完全可以,而且这样还可以去其他地方游玩一番,让墨雪很开心,连忙去穿衣准备一番。

张然看到父母的举动,也跟着要一起去,张钰想了想,也同意了,不过与女儿约定好,到外面要听自己的话,不可以做出出格的举动,女儿痛快的答应了。

在墨雪准备的时候,张钰拿出特殊的口哨,召唤传讯鸟过来,橙色的小鸟不知从哪里飞来,站在张钰面前,歪着脖子看向张钰。

这个东西是成为城主之后,朱梓文亲手交给张钰的。

张钰提笔开始书写拜帖,写好放在传讯鸟的身上,将其送到即将拜访之所。

片刻后,墨雪准备好了,张钰将土行兵凝聚出来,抬起车轿开始奔跑。

本来张钰是可以凝聚土行精兵抬车轿的,土行精兵可以飞行,速度会更快,只不过张钰担心那样的话速度太快,会超过传讯鸟的速度,如此人到了,拜帖还没到呢,就有些尴尬了。

城主一家三口出动,小石城原本的官员们见怪不怪了,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

只有原坠鸣城的人们见此感觉十分新奇,在工作的时候询问了一下原小石城官员,这才知道城主大人以前就是这样,并没有什么变化。

这次第一个去的地方,是距离小石城域最近的方荧城域,这里的城主叫钱散旋,是个神识境后期的修士。

城中还有一个修士,职位是礼房房主,叫周获,法术境中期的修士。

其实说起来,原本坠鸣城域时期,坠鸣城的实力是最强的,毕竟城主图存的修为有足足五阶,只可惜世事无常,谁也没料到竟然会有乱域出现在坠鸣城,然后还这么迅速的就爆发了。

爆发也就罢了,没想到直接将图存还有另外两个修士都给吞噬掉了。

现在小石城域的实力,如果只看张钰自己的话,在纸面数据上看属实是有些弱小了,不过也仅仅就是纸面上看罢了。

真在战斗起来的话,张钰那两个神通,非越大境界者,真就未必是张钰的对手,更别说张钰这边还有一个隐藏战力——女儿张然呢。

张然的实力可是比张钰强很多的,尤其是对土行的应用。

路上,车厢足够大,里面装了很多娱乐的东西,一路上并不会感觉无聊。

一家三口一会儿下下棋,一会儿吹笛抚琴,又一会儿做做游戏,路上的时光过得比想象中的快。

到了晚上,张钰在车厢的棚顶点出照明术,车厢里面亮如白昼,与外面漆黑一片形成鲜明对比。

张钰拿出陶土制成的小炉子,烧上炭火,放上铁匠特意制成的铁网,在最上面一个陶土壶,里面蓄满水,泡上茶叶,在周边放上干果和水果。

张钰坐在炉子边,时不时的翻一翻食物,防止糊底。

等茶煮好之后,倒出一杯,放在嘴边吹吹,将茶吹的差不多了,给依偎在怀里的墨雪送去。

晚风温柔的吹在墨雪身上,额前的缕缕发丝犹如轻盈的柳枝,随着微风翩翩起舞,裙摆的绸丝如同流云般自然地飘落于地。耳畔传来炉子中炭火的噼啪之声,在这种环境下,那声音宛若天籁,听上去犹如一首催眠的夜曲。

墨雪此时感觉非常的舒服,抬起头,看到张钰的喉结,眼睛灵巧的光芒一闪,朱唇轻启,压住力道,温柔的咬了咬张钰的喉结。

“唉?”张钰被墨雪这一下给弄的有些意外:“夫人这是干什么?”

“嘿嘿!”墨雪俏皮的一笑:“没什么,就是好想咬你一下。”

张钰宠溺的刮了刮墨雪的鼻子。

此时水果已经熟透了,墨雪拿起一个,剥好果皮,撕下果肉,芊芊玉手拿着果肉,亲自喂到张钰嘴里。

两人眼中只有对方,忽地情意更浓,墨雪眼中春波荡漾,让张钰心脏狂跳,一把将墨雪推倒在地,刚要做下一步的时候,忽然想到了女儿还在这呢!

此时张然正有些发懵的看着父母,挠了挠脑袋:“父亲,你压着娘亲干嘛呀?”

“咳咳~”张钰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刚才吃东西,有东西掉在你娘亲身上了,我帮着拿一下,不小心推倒的。”

此时墨雪的脸已经红的如同熟透的苹果了。

张钰将墨雪抱起来,走到车厢中,墨雪睡觉的地方,回头对张然道:“女儿,炉火上的食物还有茶水都交给你了,刚才不小心扭伤了你娘亲的身子,我给你娘亲按摩治疗一下,你在外面好好看着哦。”

“娘亲身体扭伤了,要不要我也跟着治疗呀,我也能恢复伤势。”张然担忧的问。

“没关系的小然。”墨雪此时在夫君的怀抱中开口:“我扭伤的不是很重,只需要按摩一下就好了,不用真气,你在外面看看炉子,玩一会,一会娘亲就好啦。”

张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放心吧父亲母亲,这些交给我!”

张钰点点头,把车帘拉上,然后张钰大手一挥,将从朱梓文那换来的阵盘展开,完全将这片小空间给隔绝了,无论是声音还是其他,都不会传达到外面。

两人对视,眼中都是干柴烈火,进行了激战。

虽然有着阵法隔绝,可毕竟距离外面的女儿非常近,墨雪心中十分紧张,这种刺激的感觉远超以往。

仅仅是几个回合,墨雪就已经花心绽放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