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54看书 > 都市 > 哈哈哈!那条咸鱼不富有! > 第59章 抓住诱饵

整个审讯室安静如针掉下也能听见,周奇颂眼神微闪静静地看着刘谭那变换不断的脸色,方才在低眼时他快速瞟了一下终端,陆斯恩他们快来了。

“信不信随你,你和你那个组织大可以去试试。”周奇颂挑眉说道,他看出刘谭心慌了,有些焦急。他看着刘谭若有所思,总觉得这个人举止过于单纯,对,想法简单又蠢,在警察局里大大咧咧的行威胁之事,而且还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脸上想什么都能看出来。

这人真是哪种组织派来的?

相比周奇颂的淡定,刘谭更是害怕自己的任务完成不了,为什么他这么的淡定?难不成他查的资料真的有误,该死的我说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差事给他,说什么不用去犯险,只需要威胁一个平民。

他脸颊逐渐阴沉,骤然眼目里闪过一惊恐,不行,他得快离开这里,他就是个用来试探的诱饵。

“哼,你等着吧!”临走还不忘讥笑周奇颂两下,他不能露出马脚继续维持表面的高高在上的气势。

眼见刘谭要走,周奇颂瞥了一下门口,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了,他再拦住刘谭一会儿。

在刘谭起身往门口走时,周奇颂猛然离开座位站在刘谭身后,“等一下。”但刘谭全然只有离开这里的欲望不鸟他。

正当周奇颂打算释精神力拦下刘谭时,审讯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而这一次是局长。

刘谭和局长面面对视,局长厉声问,“你是谁?不知道审讯室闲杂人等不得进入,谁允许你进来的?”

刘谭一愣,但很快便恢复脸上客气的微笑,“耶尔斯局长吧,我是三皇子那边派来审问周奇颂这个犯人的,我已知会过了唐副局长,他没和你说过吗?哦可能是他忙忘了吧。”

“三皇子现在还在医院里昏迷躺着,他如何能联系你。”局长目光锐利,他能当上局长这个位置自然是有些实力在身的,而且他阅人无数,最是能洞察表情,此人在看到他是先是一愣后又出现惊慌的神情,虽然很微小但依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人一定有问题。

“自然是皇贵妃心系三皇子的事情所以便让我来问问。”刘谭面上保持镇定,实则内心里慌的一批,可恶,这个耶尔斯偏偏这个时候到了,唐洲怎么没拦住他呢,这下他该怎么脱身。

“一会儿三皇子的,一会儿又是皇贵妃,到底是哪个?”耶尔斯局长怒目而视,严厉道。

刘谭也是吓了一跳,这老头都说了是皇贵妃,怎么皇贵妃的名头不管用。

“耶尔斯局长,我是皇贵妃的人,我现在需要回去向皇贵妃汇报情况,你这是干什么?蔑视皇贵妃?”刘谭作势傲然的模样,冷视耶尔斯局长。

刚才耶尔斯在陆斯恩上将走后,有接到了皇贵妃那边来的人,说是要见周奇颂,我本着遵从上将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在审问周奇颂,陆斯恩上将已为周奇颂作证证明周奇颂并无害三皇子的动机,自然是不能再审,只需要等上将审讯完克莱迩和唐宗北那两个三皇子的跟从就可以放他走了,没成想皇贵妃那边派人来了他不得不去迎接。

才堪堪一会儿的功夫,周奇颂这边就出了问题。他在皇贵妃派来的人那里说的口干舌燥才把人拒绝走了,一出门就听见小警员跟他说周奇颂那边唐副局长带人进去审问了,他火燎火燎地赶过来。

上将临走前可是吩咐他要照看好这位周奇颂,要把人完好无损地放回去。

听刘谭这么说耶尔斯还是不相信他,他的眼睛看人一向很准,这人有问题。

“哦?那你叫什么,在皇贵妃身边是做什么的?”耶尔斯向前走进审讯室里,将刘谭一步一步地重新逼的后退到周奇颂身旁。

“耶尔斯局长,我既然是奉命而来,自然是完成任务后回去给皇贵妃汇报,你这是要滞留我么,我还没听过警局还有这种操作?”刘谭也不跟耶尔斯局长客气了,耶尔斯大概发现了什么,现在在堵着他。

“我问你叫什么?”耶尔斯局长冷声道。

刘谭喉咙动了动,嘴唇渐渐抿起来,耶尔斯这个看东西怎么这么敏锐,连皇贵妃的人都敢动,早知道就不说是皇贵妃的人了。

唐洲又去哪了?不知道来帮忙。

僵持片刻,刘谭还是决定说了,“刘谭。”

“刘谭?”耶尔斯局长叫来小警员让他去查一下刘谭这个人。

刘谭见此顿时脸上出现惧意还微微泛白,随即责骂起了耶尔斯,“耶尔斯局长这是不相信我?哼,若是我回去晚了,耽误了皇贵妃的事你担待得起吗?”

“还是小心点好,刚才才有一个也是说是皇贵妃的人来找我,要审讯周奇颂,阿不过被我拒绝走了,而在我接待皇贵妃的人时,另一个皇贵妃的人却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擅自来到审讯室,你们是在玩调虎离山呢?你说我该不该质问你,警局随意让人进出我身为警局局长自然有义务盘查一番。”耶尔斯局长说的时候,刘谭脸色一点一点的变白,又转而变黑,他的眼睛里泛起了迷惑和不解。

什么?皇贵妃真的派人过来了,那他还假扮皇贵妃的人,这不是自寻死路吗?怪不得耶尔斯会抓着他不放,他早在说出是皇贵妃的的人时就暴露了。见自己已经暴露刘谭眼睛一转,余光瞄到了离他最近的周奇颂,他迅速想要抓住周奇颂作为人质。

然而他想不到周奇颂精神力等级比他高,而且周奇颂一直在细听他们讲话,对刘谭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有了戒备,周奇颂一直警惕着刘谭,在刘谭要抓住他时他用精神力抵挡转身躲过。

耶尔斯局长也是唐唐警察局局长,他反应迅速地催动精神力将刘谭打趴在地,三两步上身将刘谭的双手扣在背后死死压住刘谭。随后小警员也带人进来了,接过耶尔斯局长押住的刘谭。

而刘谭此刻懵圈状态,嘴里还嚷嚷着他们抓他干什么?

“耶尔斯局长,你无故抓我干什么?我可是帝国的公民,我又没犯什么罪凭什么抓我,放开我。耶尔斯局长。”刘谭眼神带着怒意看着耶尔斯,喊道。

耶尔斯拍了拍手,又整理一下自己的手腕上的衣袖,轻轻拂掉上面的灰尘,刚才抓刘谭时不小心蹭到的,“是,你是帝国公民,谁不是帝国公民呢,大家都是少在这叫。”

刘谭被强制坐在了周奇颂之前被审讯的位置上,周奇颂安静地看着小警员他们操作,心里不禁感慨一下,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上一秒还在气哄哄地审问威胁他的人如今却坐在了他刚才的位置,周奇颂有点好笑地瞧了瞧刘谭。

刘谭还在质问指责耶尔斯局长滥用职权,“耶尔斯你滥用职权,不作为,你有什么证据抓我,我告诉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去投诉你,不,举报你。”

对此耶尔斯冷笑不屑,小样,老子在警局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即便是十恶不赦之人也抓过,贪官也抓过,甚至是皇室贵族都抓过,那个没骂过他,什么粗鄙之言,侮辱之语,威胁恐吓都听过,还怕他一个小小的刘谭。

“行了,别喊了,给我坐好老实交代,谁派你来的?你有什么目的?”

耶尔斯可不理会刘谭的叫喊直接打断他的叫喊,一脸严肃地问他。

刘谭被耶尔斯的一声吼止住了声音,不得不说耶尔斯用精神力伴随的吼声让人不得不遵从,那是带着胁迫之意的杀气。

周奇颂也被吓了一跳,他有些呆愣地看着耶尔斯审问刘谭,耶尔斯好像忘记了他还在审讯室,自顾自地审视刘谭。耶尔斯审问了一会儿,周奇颂就在旁边听了一下,这刘谭倒是嘴硬的跟,半晌不出声,全程就一句话。

刘谭:“我要起诉你们,我要请律师。”

之后他便再也不开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敢动我我就投诉。

可耶尔斯什么样的犯人没审过,怎么不知道刘谭这副模样是在拖延时间,以为这样就能安然无恙地出警局,耶尔斯心里冷笑,你爷爷我出来混时你都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这样就会难道我,哼,等着。

他目光流转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嘴唇微微勾起。周围的小警员们见到耶尔斯局长露出这样的笑容背后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在警局一旦耶尔斯局长露出这样的笑容那就是必定会有人要遭殃了,他们大气不敢喘,生怕局长转头看向他们,那样的手段太可怕了,他们可不想试。看向刘谭的眼神带上了同情。

众人:同情这个傻逼两秒。

只有周奇颂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们,突然感觉气氛变了,有一丝危险是怎么回事?

而耶尔斯刚想说什么,视线便瞥到了刘谭身后的周奇颂,这时他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个人,还是上将吩咐过的要好好照看的人,刚才看到刘谭职业心理就上来了,却忘了周奇颂了。

“咳,周奇颂是吧,你可以走了。来人带周奇颂回去吧。”耶尔斯吩咐了一个小警员,不巧还是之前监督周奇颂的那个小警员。

周奇颂见状就乖乖和小警员出去了,至于刘谭他虽然好奇后续的结果,但是还是出去比较重要,而且好奇心害死人,他还是少知道点好。

周奇颂刚出审讯室,陆斯恩就迎面而来。

他们急步走来,“你怎么样?出什么事了?”陆斯恩率先问道。

周奇颂有些呆愣,他从来没见到陆斯恩脸上有任何其他的丰都表情,现在他在陆斯恩脸上看到了焦急,眼神里还是一丝丝的不安,见到他没什么事后又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但脸上的担忧的表情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要不是他眼睛好,他都要以为是他看错了呢。

不过心里有些开心是怎么回事呢,被人担忧关心是叫很开心愉悦的事情。周奇颂向陆斯恩微微一笑,摇头说道,“没事了,刚才有人要威胁我,让我将三皇子这事认下来说是我自己做的,但我没有答应,拒绝了。那个人被耶尔斯局长抓住,正在审讯室里呢。”

陆斯恩听此给了布兰温一个眼神,布兰温收到眼神里的信息冲陆斯恩和周奇颂点了点头,便去审讯室里。小警员也被陆斯恩打发走了。

周奇颂歪头,“我已经没事了,你也不用太担心。”

“嗯。我送你回去吧。”陆斯恩那双碧眸好似暗藏着些许情绪,看的周奇颂有些不自在起来,周奇颂低头,点了点头。

“好。不过我想先去看看我的员工江流,可以吗?”周奇颂微微抬头看着陆斯恩。

陆斯恩看了一下他的小脸,嗯了一声,转身先走一步。周奇颂在他背后眼睛弯弯笑了笑,陆斯恩一个内心柔软之人,周奇颂开心地跟在陆斯恩后面。

过一会儿,周奇颂和陆斯恩便下车来到了江流的病房,此时江流已经醒了,在床上坐着出神。

周奇颂推门进去,“江流你好点了么?”

“小周先生!”江流眼睛看见周奇颂瞬间放亮,他醒来时身边都没有人,他还以为小周先生不要他这个员工了呢。

因为三皇子的事,江流觉得是他连累了小周先生,刚才看见周奇颂高兴的脸上忽然又沮丧起来,小周先生是来解雇他的吗?他低下头心里越发难过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好工作,好老板却还是被他搞砸了,突然感觉很失落。

周奇颂见江流忽然失落起来,他想了想,心里摇头,江流太敏感了,他也大概知道江流在想什么,不过江流这么努力优秀的种植师周奇颂又怎么当过呢。

说起来周奇颂能得到江流这样优秀的种植师还得益于三皇子呢,要不是三皇子的欺负,江流可能有个更好的前途,他们也不可能见面,但是对于三皇子这种人周奇颂是不会感谢他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