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54看书 > 都市 > 哈哈哈!那条咸鱼不富有! > 第53章 万敏入狱

“承认的理直气壮啊!不知道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随便拿吗?你们真够不要脸的。”周奇颂怒骂万敏。

“呵呵,她周语然不是徐家的媳妇吗?我拿她的东西也是为了徐家,给徐家争取人脉关系,她留下这些东西做点贡献怎么了?”她怒目而视,声音尖锐,像是把不甘心放在了脸上。

在场的所有人听见了她的言论,纷纷露出鄙夷的目光,他们也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真搞笑,十二年义务都没能教会你礼义廉耻,你只不过是个续,不对,是一个小三,有什么资格用原配的遗物当做你们勾搭上世家贵族的媒介,还说什么为了徐家,徐家的一砖一瓦都是用我母亲的嫁妆堆砌而成,说什么贡献整个徐家都是我母亲的贡献的他徐政风算什么东西。”

万敏平静的脸上出现了怒气,冷冷的盯着周奇颂,在场的人一听都要被徐政风和万敏的行为恶心死了,出轨小三,占用人家的遗物,啧啧这一家子真是够了。

“周奇颂你别血口喷人,我母亲是在你母亲死后才被你父亲娶进门的,之前可是清清白白,少在这污蔑人。”徐青云听不下去了,怒怼周奇颂,眼神阴冷,父亲说的对,他知道的太多了。

“父亲?他也配,我可不认,他是你父亲,徐青云你要不要看看你跟徐政风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你好意思跟我说他们没有关系,你说他们清清白白那你和徐青月是怎么来的?怎么想去做亲子鉴定吗?”

徐青云被周奇颂一噎的说不出话来,因为周奇颂句句真言。周奇颂目光扫射万敏等人,“没话说了吧?”

这时徐青月站出来,“周奇颂你才是小三的孩子,你母亲才是小三,她插足了我父亲和母亲的关系,她才是小三。”

周奇颂周身的寒意瞬间冷了几分,“既然他和你母亲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为什么要来欺骗我母亲,万敏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

万敏哪敢说出当时的事情,说什么说徐政风欺骗周家大小姐,她和徐政风狼狈为奸,明明是恋爱关系却变成了偷偷摸摸的情人关系,她那时也是很生气但是徐政风说是为了他们以后有富足生活,她不得不忍下变成了小三。

见万敏沉默周奇颂冷笑道,“明明和你母亲是恋爱关系却要抛下你母亲娶我母亲,为了什么?为了骗钱啊!我母亲可是周氏集团的独生女,而你父亲为了钱财硬生生的将你母亲变成了小三,而你们也成了小三的孩子,你要怪就怪徐政风和你母亲,他们贪婪,他们自私,她们一起谋划了周家的财产让你们处于这样的境地。”

“你胡说,你胡说,你妈妈才不要脸......”徐青阳破口大骂。

而周奇颂才懒得理他们向赵松说道,“报警。”

听到报警,她们每个人都慌了,她们也没想到周奇颂真的敢报警。

“妈?”徐青月慌了神。

“妈我不要坐牢。”她带着哭腔求自己的母亲。万敏咬着后牙槽,眼睛充红地瞪周奇颂,他怎么没死呢,他早就该死了,老天为什么要让他回来,但她再怎么想也没用了。

“周奇颂,你也算是徐家人,她也是你父亲的妻子,若是传出去你会落得个不好的名声。”徐青云急忙说道。

周奇颂神色平静,淡淡的说。“你以为我会在意这些名声,至于徐政风那是你父亲不是我父亲。”

见周奇颂铁了心的不想再认徐政风,徐青云想靠这关系上说服周奇颂不报警看来是落空了。但他不放弃。

一字一字地说,“我们愿意赔偿。”都能听见他在咬牙切齿。徐青云心里暗骂徐政风冷血,这个时候竟躲在书房里不出来,他真的打算放弃母亲了。

“不可能,一百五十二件物品的价格你们赔不起,就算拿徐家另一半家产出来赔也是赔不起。”周奇颂丝毫不动想法,他就要让万敏坐牢。

此刻的万敏还故作镇定,她目光撇向楼上书房眼神中还有些期待,直到警察的过来她才缓缓闭上眼睛一副悲壮的模样。

“我们接到报警。”来了几个警察,由于大门已被周奇颂让人拆了所以他们就直接进来了。

“我报的警,她偷取我母亲的遗物,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一百多件。”周奇颂简洁地向警察说明情况。

这时安律师又说道,“该遗物均为遗产,且是在继承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拿走的。”

警察了然,将万敏带走,“都跟我们去趟警局做笔录。”

“妈妈。”警察将万敏从徐青月身边带走,徐青阳拦在母亲的身前,“不能带走我妈妈,要抓就抓走他,他闯入我家还骂我们,抓他,走开不要靠近我妈妈。”徐青阳指着周奇颂喊道。

警察无奈,“请不要妨碍公务。”一个警察将徐青阳拉走。

万敏看了看楼上,转身和警察走了。

周奇颂留下赵松,看着他们将东西收拾好,今天之内必须搬走。

赵松留下了十个人看着徐青云他们收拾东西。

徐政风站在楼上的窗户前,冷漠的看着万敏被带走,这个蠢女人。

他拿起终端联系了律师,争取保万敏出来,他徐政风也是有头有面的人,若是传出现任妻子入狱的消息怕不是被同行人耻笑,他以后还要做生意这点名声他还是要的,至于周奇颂那个杂种他发誓一定不会放过他。他阴沉沉想到。

他在书房里听着门外哐当当的声响,是徐青月收拾东西的声音,还有徐青阳的大喊大叫,而徐青云和警察去了警局。

书房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来自窗户,窗户挂着蕾丝边窗帘,光线暗淡的照射进来,落在徐政风阴晴不定的脸上,他垂着眉目,眼里在光线下一闪而过的冷光,最后变得越来越阴狠的杀意。

周奇颂!再来一次又如何,扎在他心里的刺就应该拔掉折断。他向着终端暗淡的光线里输入了几个符号,又上传了一张照片,上面赫然是周奇颂的相貌,得到了那边的回复后,他删掉一切信息。

他靠在座椅上,合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终端响起信息,上面是他请去帮万敏的律师给他发来的消息:由于那些金银首饰的面额较大无法保释,所以徐夫人被判了十五年,并认为您和徐夫人是夫妻关系所以您得赔偿周奇颂那些金额......

信息都没看完,徐政风就已经怒气冲天,抬手将桌面上的物品文件推到地上,甚至站起来狠狠地砸向桌子,一脚踢倒桌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狠狠的看向地面,又向地面的文件踢了一脚。

外面的保镖听见了里面的动静立马进去保镖说道,“徐先生,你东西收拾好了吗?若是你在砸别墅里的东西可是要赔偿的。”

面对保镖面无表情的脸徐政风冷哼一声,开始让管家进来收拾。

周奇颂从警察局里出来,徐青云紧跟其后。

“周奇颂,你别得意的太早。”徐青云在周奇颂身后,面色不悦望向前方的周奇颂。

周奇颂一听回头,“我没有得意那是她咎由自取,倒是你应该去医院看看是否有被害妄想症。”周奇颂说完便往车上走,在他打开车门时,他停顿了一下,“徐青云,你心里比任何人清楚的很,不用再我面前戴面具,你是什么样的......哼,赶紧回家收拾东西去吧,早日把别墅给我腾出来。”

砰,车门关上,徐青云视线随着周奇颂的车飞远了才收回视线,低垂着眉目,脸拉的很长,母亲被害入狱他比任何人都不想,本来他在学校里就已经和世家子弟搭上话,现在又出了这事,若是让人知道他有一个坐牢的母亲,他们肯定会远离他,不,他不能让这事发生,徐青云闭眼又猛然睁开,只能实力过强过硬,他就能受人敬仰,尊敬,不会在想想在一样任人欺负,还要去刻意讨好他人。

徐青云越想越难受,他只好慢慢平息心中的怒气,愤愤地离开了。

周奇颂还和安澈去看看了其他的不动财产,其中有一处农场被徐政风他们用作绿植培养基地,趁徐政风还没反应过来,他倒要看看他们都培养了些什么?

帝星有一处地方是专门供给皇室贵族在农场,这里的农场土地给肥沃,而母亲的遗产中就有一处农场在这里,至于为什么会在皇室贵族中这次是有些贵族落没了不得已才将农场卖出去,就被外祖父给捡上了。

帝星郊区。周奇颂和安律师坐着车即将进入郊区,远处有一道安保亭周奇颂他们被拦了下来。

“什么人?这里是皇家之地不能随意进入。”

安保亭里传来的喊声。

周奇颂他们下车,“我们来看农场的。”

“有什么凭证?”安保亭出来了一个人。

凭证?进入这里还要凭证!周奇颂疑惑不解他看了一下安律师,只见安律师冲他做了个放心的眼神。

“我们是来办理凭证登记。”安澈笑着同那人说道。安澈在还是小律师时曾跟过师傅一起来过这里,那时他师傅是来帮雇主办理手续,他一直陪同因此记下。路上他见周奇颂什么也没问,以为他知道便没有提醒,就算不知也没关系,雇主请他来也就是为了解决问题的,到时候他来就行。

“那进来吧。”他扫了他们一眼转身就进去了。

周奇颂让保镖先就在这他跟着安澈进去。别看安保亭外表只有一个小房子,但是里面具有诸多摄像头,周奇颂精神力达到a级后,感知也随着提高了不少,此刻他能感知到里面有许多的东西,具体不清楚。

不过,他又不是来找茬的。

他把他们领到一个小房间,里面有个门,他向里面的门敲了敲,里面的门打开那人进去后就没出来,这时他们坐的对面出现了一个大光屏。

望着光屏周奇颂一脸茫然,而安律师对他说,“周先生,我说你做?”周奇颂点点头,毕竟他不懂照做的好。

安律师在光屏上一顿操作,又拿出他一直拿在手里的文件包,拿出各种证明,需要周奇颂时才叫他,而周奇颂也乖乖照做。

十几分钟后,光屏上出现了绿色的字,录入成功。

两人都松了一口气,此时里面的人也出来了,给他们递上芯片卡,“这是芯片卡出入凭证,可以安在任何地方,进来这里必须要凭证。”

周奇颂拿上芯片卡也不知该放哪。就直接放进文件夹里,安澈一见也没说什么。

他们有了凭证,开着悬浮车进去,一条长长的道路看不见边际?行驶一段路程后,一片片绿色的农场映入他们眼中,其中还能看见有人在里面干活,这里每个农场都标着序号,还有的取了名字。

周奇颂倒是没想到要给农场取名,想了又想,还是算了他是个取名废。

他们的农农场是127号,还要在往后,越往后面树林越多,遮遮掩掩的前面的农场几乎都要看不见了,远处才出现一个牌子,上面写着127号农场。

他们行驶进入农场里面,里面的人就没有拦截,周奇颂心想这么没有安全意识么?陌生车子都不来问一问?地里干活的人只是抬头看看,又低下头继续干活。

周奇颂皱着眉。等到他们下了车,才有一人身穿工服的人出来迎接。

他本是笑着走来,一见到他们陌生的面孔,瞬间面色一僵,笑容依旧挂在脸上,轻声问,“几位是找谁?”这里都是贵族的农场,能来这里的人也个个身份高贵,是他得罪不起的,他微笑躬身,静等对面的人说话,心想这不会是哪个小少爷乱闯农场吧!那还得了,得罪不起又不能让他对农场做出什么事来,这可怎么办?他工作不保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