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54看书 > 科幻 > 末世之救赎者 > 第5章 一轮回5

两年时间很快过去,这两年里持续的春季令植物疯长,粮食问题很快就解决了。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有危险的。

就像许多修仙小说里写的那样,珍贵的植物周边都有兽类守护一样,新生的植物周围也有各种动物徘徊。

兽类的进化比较漫长,需要通过繁衍稳定,但在寻找有利物品的方面比人类要更敏锐,所以他们率先占领了这些地方。好在人类也不需要和他们争地盘,只要能取到种子就能想办法种植。

最初的兽类变异的方向全都是繁衍。通过这样逐步排除血脉中的杂质,另外要是有相应的植物辅助,这种变异就会更快。在血脉杂质基本清除干净后,这样的大量繁殖才会逐渐停止,进行下一阶段的优胜劣汰,那时候人类要面对的将不再是数量庞大的兽群。

而且这样的变化是永久性的,也就是说,就算封印完成,已经变异的兽类也不会像植物那样因为没有足够的灵气而快速退化。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成为人类生存的主要威胁。

按理说人类也是这样,可是因为各种原因,人类在这时候的繁衍反而趋于停滞。这里面有生存困难的因素,有对鬼婴的忌惮,可能还有一点那人的诅咒。

总之人类的数量并没有增长,期间存活的新生儿更是极少。甚至像南宫家,在这期间是不允许生育的。上辈子有族人在末日前怀孕都被要求流产,不能流产的,趁孩子还没生下来连同母亲一起被猝死了。

人类在这期间无法通过繁衍留存优质血脉,所以才会一代不如一代,长久下去封印就会无法继续,终有一天那人将毫无顾虑的行走在世间。

另外两年间南宫文斌也没有放弃追踪那人的行迹,现在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事件多多少少都和那人有些关联。

特别是新发现了什么有用或者有害的变异动植物,发现得越多说明那人待得越久。这些动植物大多都是能食用或者特别稀有的,要不然也吸引不到那人的目光。

南宫文斌觉得那人应该也是在收集种子,还是有针对性的只收集可食用的,总不能是只为了吃吧!

再次打破平静的是震湖火莲一夜之间被毁的事情。

就算南宫文斌已经提前预警,还是无法改变这一情况,有高桥的先例在,也不算意外。

震湖的情况比高桥要好得多,至少没有人员伤亡,损失的都是湖里的高阶水生物。

莲子和鱼苗早已经留存好,后续可以补种过去,就是等级和效果不如从前,但还是可以恢复一些经济,挽回一些损失。

震湖之后便是吉丽,但吉丽有月宫注定要失守。两地虽然距离远,可架不住寿霜离震湖近。

果然不久后月石第一次有了反应,连续几天,寿霜的黑夜如同白昼,光亮永存。

从观星台传来的消息,那人明目张胆毫不隐藏的带着大批丧尸进入了寿霜城。当天夜里月石开始发光,起先还没影响到夜空。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丧尸聚集过来,光亮越发夺目,直到能与日月同辉。

等级低的行尸根本没资格过来,来的都是有智商有异能的。其他丧尸不知是躲起来了还是其他,总之从震湖出事之后就没有出现过了。

高桥的丧尸本就所剩无几,在海洋生物进攻之前就都走了,看方向去的要么是震湖,要么是寿霜。而两边也确实在那之后进入了一批丧尸。

震湖出事第二天一早,那里聚集的丧尸有一部分就开始转移了,方向就是寿霜。另一部分在原地待了几天后也都四散开来,有的去了寿霜,有的去了附近的丧尸镇,有些被我们各个击破了,有些不知逃窜到哪里去了。总之至少有半数左右都到了寿霜。

这个城市在月石的照耀下明亮无比,但地面上却只有一片漆黑的人影,密密麻麻的像黑色的地毯一样铺满地面,不让一丝光芒接触大地。

光明之下全是黑暗!

观星台的监测很快被迫停止,寿霜城已经站满了人,持续有丧尸过来前面两道围墙已经满了。观星台在第三道围墙内,再待下去肯定会被发现,所以南宫文斌让他们撤走了。

相信用不了多久,当城市被黑色完全占据,他们就该直接转移到吉丽去了。这么看来小月宫的位置也是经过精密计算的,正好能够容纳所有人而不会触碰到阵点内。

在索佳看到天边出现第二个光耀的时候,就意味着吉丽已经失守了。

不过南宫文斌本来也没有在吉丽安排多少人,本地人因为风暴的缘故也大多迁移出去了,剩下的不多,都是暗夜的信徒。

这次南宫文斌提前准备了,在月石刚亮起的时候他就开始召集人马。各处的阵点都去了解过了,这次他打算全属性一起上,确保万无一失。

吉丽的月光闪烁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暗淡下来,那边的人员已经全部集结完毕,要拔营向索佳来了。

封印已经准备好,只等人进来了。

这次南宫文斌甚至都没有留下缺口供他们通过,一开始就是完成态,而他则等在封印边准备亲自迎接。

上辈子也只是通过无人机的监控看到那人的面容,这次能够直接接触,南宫文斌也有些激动。

虽然有些冒险,但据上辈子的经历看,那人是知道自己会被封印的,并且并不打算反抗,或许是知道之后还会再出来所以无所谓了,又或许这也是那人计划的一部分。

不管怎样能面对面见到真人对今后都有好处。

远远的,有烟尘飞扬,发动机轰鸣声越来越近,机车队带头停在了千米之外。

待烟尘消散,对面已经下车站好。

面对大军的除南宫文斌外,还有原本尹和悦的那支队伍。

这么些年下来,这支队伍现今只剩下五人。高桥覆灭前南宫文斌就把他们调到索佳来了。走的时候有十人,没想到等南宫文斌过来一看,就只剩下一半了,询问之后得知是被人设计了。

上辈子索佳也出过事,但那时候南宫文斌的重心在封印上面,没太关注。而且那件事情没有人员伤亡,他会知道还是因为他们因此证实了索佳节点的不同。

现在看来这件事也是必然事件,那就是跟那人有关了!

那人在吉丽召集了所有愿意同她一起赴死的人,那么就没打算能到达索佳。现在索佳出现了和那人相关的人事,很可能是她留下的后手。

可是南宫文斌搜遍全城却只找到些边缘人物,这些人嘴都很紧,被抓后一言不发,要是用刑承受不住的时候直接就自杀了,结果是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问出来。

那人的大军已经开拔,所以南宫文斌干脆将事情交给袁标,他自己则专心应付外敌。

对面,丧尸和人类混杂在一起还真有些分辨不清了,很快那人出现了。

看了我们一眼,回头对身边人说了什么,就朝这边走来。

“这是专程来等我的?”

南宫文斌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很普通,没什么特色,存在感很低,转头就会忘记的那种,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人的真面目。

他打量别人的时候,女孩的视线也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的总结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开始期待起来了!”

说完不再看我们,不等南宫文斌发话,转身就回了队伍里。

南宫文斌是没看出什么,女孩身上甚至没有一点能量的痕迹,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可能是普通人。

相反那人应该是看出了什么,这时候南宫文斌有些后悔了,他是不是无意之间暴露了什么重要信息。关键是他都不知道他暴露了什么,居然激起那人的兴趣了。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回去后开始整肃队伍,没多久就朝着封印过来了。

没有战斗的必要,这些人都是去送死的,在人到近前的时候,南宫文斌带人离开,把路让开了。

这次的阵法因为提前布置好了,不再赶赶急急,本就是许进不许出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去了。

因为所有系别的异能者都参与了,南宫文斌甚至有时间进行选拔,所以阵法也更加严密完善,甚至比上辈子选的更复杂的阵式。

五个角上,中心是九系异能者各一个,外面另有七队同系异能者。高空俯瞰时就像一朵五彩莲花,一片花瓣一个属性一种颜色,中间是九色花蕊。要不是光系暗系的人实在太少,无法组成完整的花瓣,南宫文斌都想要九片花瓣。

封印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乱,没有出意外,没有发生争斗,更没有人员伤亡。

南宫文斌在封印外亲眼看见那人变成一个拳头大的光球,沉入地下消失不见。

这次那人甚至没有侃侃而谈的挑拨离间,进入阵法中心后什么话都没说,自主吸收了跟随而来的人,加速完成了封印。

对于这样的变化南宫文斌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就结果来说还是……好……的?

随着封印阵法的消散,黑暗再次降临。

“任务失败,世界重启。”

虽然没想过能一次成功,但再次回到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南宫文斌还是有些失望。

他自认为这次的封印非常完美,没出什么纰漏,但为什么还是失败了?

这导致他出生的时候不怎么积极,让母亲受了一会儿罪,反应过来时就赶紧出去了。

这么耽误了一会儿时间,母亲就差点难产,南宫文斌有些自责。出生后只象征性的哭了两声,就不再动弹,闭眼装睡思考去了。

对于他这样的情况周围人也没怎么在乎,只是在例行的检测结果出来后态度才郑重了些,但也没有像上次那样激动了。

这些南宫文斌都不在乎,他只要与家主说上话应该就能得到一些特权。

婴儿时期思维断断续续不利于总结,所以南宫文斌将重心放在了修炼上。等到第一次抓周后,才开始总结上次的成果。

首先就是阻止了高桥的全灭,保留下了绝大多数人,并且依情况看来是可以全部保全的,只要掌握好时间点。

其次就是确认了各个阵点的中心物品,不过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确认是否会改变才算有效。

再次就是证实了月石的作用之一是传送,月宫可能存在增强效果或是范围的用处,这次可以试着破坏月宫证明一下。

最后,便是最重要的一点,封印应该不是任务!

南宫文斌非常确定封印是完成了的,甚至由于那人的配合,封印的完成度坚固程度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高,但是在封印完成之后他还是被告知任务失败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很可能封印并不是任务,反而封印失败才有可能完成任务。

那么发布任务的人是想将那人放出来吗?还是说发布任务的就是那人?

可是那人看到南宫文斌的样子也很意外,很明显她之前也不知道有南宫文斌这么个人,但见面之后好像看出来了南宫文斌是什么人,所以才有了那句话。那么就不可能是她发布的任务,可不是她还有谁?

这时候南宫文斌对给他发布任务的人或者物产生了无比的怨念。

你看看别人家的系统,虽然有的不太靠谱,有的又蠢又笨,有的过于死板,有的只是例行公事,哪怕不是系统是残魂,那也是会明确告诉你要你做什么的。他的倒好,只有一个结论,任务都要他自己去猜,错了都不知道哪里错了,还要全部重新来过,这要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对于这个情况南宫文斌也没有谁可以商量的,所以在七岁检测完毕,他直接提出了见家主的要求。

家主应该知道一些情况,除此之外也想不出别的人了。运气好的话家主能给指点一下,要是不行那就只能一点点去试了。

可是南宫文斌搜遍全城却只找到些边缘人物,这些人嘴都很紧,被抓后一言不发,要是用刑承受不住的时候直接就自杀了,结果是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问出来。

那人的大军已经开拔,所以南宫文斌干脆将事情交给袁标,他自己则专心应付外敌。

对面,丧尸和人类混杂在一起还真有些分辨不清了,很快那人出现了。

看了我们一眼,回头对身边人说了什么,就朝这边走来。

“这是专程来等我的?”

南宫文斌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很普通,没什么特色,存在感很低,转头就会忘记的那种,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人的真面目。

他打量别人的时候,女孩的视线也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的总结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开始期待起来了!”

说完不再看我们,不等南宫文斌发话,转身就回了队伍里。

南宫文斌是没看出什么,女孩身上甚至没有一点能量的痕迹,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可能是普通人。

相反那人应该是看出了什么,这时候南宫文斌有些后悔了,他是不是无意之间暴露了什么重要信息。关键是他都不知道他暴露了什么,居然激起那人的兴趣了。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回去后开始整肃队伍,没多久就朝着封印过来了。

没有战斗的必要,这些人都是去送死的,在人到近前的时候,南宫文斌带人离开,把路让开了。

这次的阵法因为提前布置好了,不再赶赶急急,本就是许进不许出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去了。

因为所有系别的异能者都参与了,南宫文斌甚至有时间进行选拔,所以阵法也更加严密完善,甚至比上辈子选的更复杂的阵式。

五个角上,中心是九系异能者各一个,外面另有七队同系异能者。高空俯瞰时就像一朵五彩莲花,一片花瓣一个属性一种颜色,中间是九色花蕊。要不是光系暗系的人实在太少,无法组成完整的花瓣,南宫文斌都想要九片花瓣。

封印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乱,没有出意外,没有发生争斗,更没有人员伤亡。

南宫文斌在封印外亲眼看见那人变成一个拳头大的光球,沉入地下消失不见。

这次那人甚至没有侃侃而谈的挑拨离间,进入阵法中心后什么话都没说,自主吸收了跟随而来的人,加速完成了封印。

对于这样的变化南宫文斌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就结果来说还是……好……的?

随着封印阵法的消散,黑暗再次降临。

“任务失败,世界重启。”

虽然没想过能一次成功,但再次回到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南宫文斌还是有些失望。

他自认为这次的封印非常完美,没出什么纰漏,但为什么还是失败了?

这导致他出生的时候不怎么积极,让母亲受了一会儿罪,反应过来时就赶紧出去了。

这么耽误了一会儿时间,母亲就差点难产,南宫文斌有些自责。出生后只象征性的哭了两声,就不再动弹,闭眼装睡思考去了。

对于他这样的情况周围人也没怎么在乎,只是在例行的检测结果出来后态度才郑重了些,但也没有像上次那样激动了。

这些南宫文斌都不在乎,他只要与家主说上话应该就能得到一些特权。

婴儿时期思维断断续续不利于总结,所以南宫文斌将重心放在了修炼上。等到第一次抓周后,才开始总结上次的成果。

首先就是阻止了高桥的全灭,保留下了绝大多数人,并且依情况看来是可以全部保全的,只要掌握好时间点。

其次就是确认了各个阵点的中心物品,不过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确认是否会改变才算有效。

再次就是证实了月石的作用之一是传送,月宫可能存在增强效果或是范围的用处,这次可以试着破坏月宫证明一下。

最后,便是最重要的一点,封印应该不是任务!

南宫文斌非常确定封印是完成了的,甚至由于那人的配合,封印的完成度坚固程度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高,但是在封印完成之后他还是被告知任务失败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很可能封印并不是任务,反而封印失败才有可能完成任务。

那么发布任务的人是想将那人放出来吗?还是说发布任务的就是那人?

可是那人看到南宫文斌的样子也很意外,很明显她之前也不知道有南宫文斌这么个人,但见面之后好像看出来了南宫文斌是什么人,所以才有了那句话。那么就不可能是她发布的任务,可不是她还有谁?

这时候南宫文斌对给他发布任务的人或者物产生了无比的怨念。

你看看别人家的系统,虽然有的不太靠谱,有的又蠢又笨,有的过于死板,有的只是例行公事,哪怕不是系统是残魂,那也是会明确告诉你要你做什么的。他的倒好,只有一个结论,任务都要他自己去猜,错了都不知道哪里错了,还要全部重新来过,这要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对于这个情况南宫文斌也没有谁可以商量的,所以在七岁检测完毕,他直接提出了见家主的要求。

家主应该知道一些情况,除此之外也想不出别的人了。运气好的话家主能给指点一下,要是不行那就只能一点点去试了。

可是南宫文斌搜遍全城却只找到些边缘人物,这些人嘴都很紧,被抓后一言不发,要是用刑承受不住的时候直接就自杀了,结果是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问出来。

那人的大军已经开拔,所以南宫文斌干脆将事情交给袁标,他自己则专心应付外敌。

对面,丧尸和人类混杂在一起还真有些分辨不清了,很快那人出现了。

看了我们一眼,回头对身边人说了什么,就朝这边走来。

“这是专程来等我的?”

南宫文斌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很普通,没什么特色,存在感很低,转头就会忘记的那种,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人的真面目。

他打量别人的时候,女孩的视线也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的总结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开始期待起来了!”

说完不再看我们,不等南宫文斌发话,转身就回了队伍里。

南宫文斌是没看出什么,女孩身上甚至没有一点能量的痕迹,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可能是普通人。

相反那人应该是看出了什么,这时候南宫文斌有些后悔了,他是不是无意之间暴露了什么重要信息。关键是他都不知道他暴露了什么,居然激起那人的兴趣了。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回去后开始整肃队伍,没多久就朝着封印过来了。

没有战斗的必要,这些人都是去送死的,在人到近前的时候,南宫文斌带人离开,把路让开了。

这次的阵法因为提前布置好了,不再赶赶急急,本就是许进不许出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去了。

因为所有系别的异能者都参与了,南宫文斌甚至有时间进行选拔,所以阵法也更加严密完善,甚至比上辈子选的更复杂的阵式。

五个角上,中心是九系异能者各一个,外面另有七队同系异能者。高空俯瞰时就像一朵五彩莲花,一片花瓣一个属性一种颜色,中间是九色花蕊。要不是光系暗系的人实在太少,无法组成完整的花瓣,南宫文斌都想要九片花瓣。

封印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乱,没有出意外,没有发生争斗,更没有人员伤亡。

南宫文斌在封印外亲眼看见那人变成一个拳头大的光球,沉入地下消失不见。

这次那人甚至没有侃侃而谈的挑拨离间,进入阵法中心后什么话都没说,自主吸收了跟随而来的人,加速完成了封印。

对于这样的变化南宫文斌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就结果来说还是……好……的?

随着封印阵法的消散,黑暗再次降临。

“任务失败,世界重启。”

虽然没想过能一次成功,但再次回到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南宫文斌还是有些失望。

他自认为这次的封印非常完美,没出什么纰漏,但为什么还是失败了?

这导致他出生的时候不怎么积极,让母亲受了一会儿罪,反应过来时就赶紧出去了。

这么耽误了一会儿时间,母亲就差点难产,南宫文斌有些自责。出生后只象征性的哭了两声,就不再动弹,闭眼装睡思考去了。

对于他这样的情况周围人也没怎么在乎,只是在例行的检测结果出来后态度才郑重了些,但也没有像上次那样激动了。

这些南宫文斌都不在乎,他只要与家主说上话应该就能得到一些特权。

婴儿时期思维断断续续不利于总结,所以南宫文斌将重心放在了修炼上。等到第一次抓周后,才开始总结上次的成果。

首先就是阻止了高桥的全灭,保留下了绝大多数人,并且依情况看来是可以全部保全的,只要掌握好时间点。

其次就是确认了各个阵点的中心物品,不过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确认是否会改变才算有效。

再次就是证实了月石的作用之一是传送,月宫可能存在增强效果或是范围的用处,这次可以试着破坏月宫证明一下。

最后,便是最重要的一点,封印应该不是任务!

南宫文斌非常确定封印是完成了的,甚至由于那人的配合,封印的完成度坚固程度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高,但是在封印完成之后他还是被告知任务失败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很可能封印并不是任务,反而封印失败才有可能完成任务。

那么发布任务的人是想将那人放出来吗?还是说发布任务的就是那人?

可是那人看到南宫文斌的样子也很意外,很明显她之前也不知道有南宫文斌这么个人,但见面之后好像看出来了南宫文斌是什么人,所以才有了那句话。那么就不可能是她发布的任务,可不是她还有谁?

这时候南宫文斌对给他发布任务的人或者物产生了无比的怨念。

你看看别人家的系统,虽然有的不太靠谱,有的又蠢又笨,有的过于死板,有的只是例行公事,哪怕不是系统是残魂,那也是会明确告诉你要你做什么的。他的倒好,只有一个结论,任务都要他自己去猜,错了都不知道哪里错了,还要全部重新来过,这要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对于这个情况南宫文斌也没有谁可以商量的,所以在七岁检测完毕,他直接提出了见家主的要求。

家主应该知道一些情况,除此之外也想不出别的人了。运气好的话家主能给指点一下,要是不行那就只能一点点去试了。

可是南宫文斌搜遍全城却只找到些边缘人物,这些人嘴都很紧,被抓后一言不发,要是用刑承受不住的时候直接就自杀了,结果是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问出来。

那人的大军已经开拔,所以南宫文斌干脆将事情交给袁标,他自己则专心应付外敌。

对面,丧尸和人类混杂在一起还真有些分辨不清了,很快那人出现了。

看了我们一眼,回头对身边人说了什么,就朝这边走来。

“这是专程来等我的?”

南宫文斌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很普通,没什么特色,存在感很低,转头就会忘记的那种,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人的真面目。

他打量别人的时候,女孩的视线也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的总结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开始期待起来了!”

说完不再看我们,不等南宫文斌发话,转身就回了队伍里。

南宫文斌是没看出什么,女孩身上甚至没有一点能量的痕迹,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可能是普通人。

相反那人应该是看出了什么,这时候南宫文斌有些后悔了,他是不是无意之间暴露了什么重要信息。关键是他都不知道他暴露了什么,居然激起那人的兴趣了。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回去后开始整肃队伍,没多久就朝着封印过来了。

没有战斗的必要,这些人都是去送死的,在人到近前的时候,南宫文斌带人离开,把路让开了。

这次的阵法因为提前布置好了,不再赶赶急急,本就是许进不许出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去了。

因为所有系别的异能者都参与了,南宫文斌甚至有时间进行选拔,所以阵法也更加严密完善,甚至比上辈子选的更复杂的阵式。

五个角上,中心是九系异能者各一个,外面另有七队同系异能者。高空俯瞰时就像一朵五彩莲花,一片花瓣一个属性一种颜色,中间是九色花蕊。要不是光系暗系的人实在太少,无法组成完整的花瓣,南宫文斌都想要九片花瓣。

封印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乱,没有出意外,没有发生争斗,更没有人员伤亡。

南宫文斌在封印外亲眼看见那人变成一个拳头大的光球,沉入地下消失不见。

这次那人甚至没有侃侃而谈的挑拨离间,进入阵法中心后什么话都没说,自主吸收了跟随而来的人,加速完成了封印。

对于这样的变化南宫文斌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就结果来说还是……好……的?

随着封印阵法的消散,黑暗再次降临。

“任务失败,世界重启。”

虽然没想过能一次成功,但再次回到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南宫文斌还是有些失望。

他自认为这次的封印非常完美,没出什么纰漏,但为什么还是失败了?

这导致他出生的时候不怎么积极,让母亲受了一会儿罪,反应过来时就赶紧出去了。

这么耽误了一会儿时间,母亲就差点难产,南宫文斌有些自责。出生后只象征性的哭了两声,就不再动弹,闭眼装睡思考去了。

对于他这样的情况周围人也没怎么在乎,只是在例行的检测结果出来后态度才郑重了些,但也没有像上次那样激动了。

这些南宫文斌都不在乎,他只要与家主说上话应该就能得到一些特权。

婴儿时期思维断断续续不利于总结,所以南宫文斌将重心放在了修炼上。等到第一次抓周后,才开始总结上次的成果。

首先就是阻止了高桥的全灭,保留下了绝大多数人,并且依情况看来是可以全部保全的,只要掌握好时间点。

其次就是确认了各个阵点的中心物品,不过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确认是否会改变才算有效。

再次就是证实了月石的作用之一是传送,月宫可能存在增强效果或是范围的用处,这次可以试着破坏月宫证明一下。

最后,便是最重要的一点,封印应该不是任务!

南宫文斌非常确定封印是完成了的,甚至由于那人的配合,封印的完成度坚固程度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高,但是在封印完成之后他还是被告知任务失败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很可能封印并不是任务,反而封印失败才有可能完成任务。

那么发布任务的人是想将那人放出来吗?还是说发布任务的就是那人?

可是那人看到南宫文斌的样子也很意外,很明显她之前也不知道有南宫文斌这么个人,但见面之后好像看出来了南宫文斌是什么人,所以才有了那句话。那么就不可能是她发布的任务,可不是她还有谁?

这时候南宫文斌对给他发布任务的人或者物产生了无比的怨念。

你看看别人家的系统,虽然有的不太靠谱,有的又蠢又笨,有的过于死板,有的只是例行公事,哪怕不是系统是残魂,那也是会明确告诉你要你做什么的。他的倒好,只有一个结论,任务都要他自己去猜,错了都不知道哪里错了,还要全部重新来过,这要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对于这个情况南宫文斌也没有谁可以商量的,所以在七岁检测完毕,他直接提出了见家主的要求。

家主应该知道一些情况,除此之外也想不出别的人了。运气好的话家主能给指点一下,要是不行那就只能一点点去试了。

可是南宫文斌搜遍全城却只找到些边缘人物,这些人嘴都很紧,被抓后一言不发,要是用刑承受不住的时候直接就自杀了,结果是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问出来。

那人的大军已经开拔,所以南宫文斌干脆将事情交给袁标,他自己则专心应付外敌。

对面,丧尸和人类混杂在一起还真有些分辨不清了,很快那人出现了。

看了我们一眼,回头对身边人说了什么,就朝这边走来。

“这是专程来等我的?”

南宫文斌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很普通,没什么特色,存在感很低,转头就会忘记的那种,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人的真面目。

他打量别人的时候,女孩的视线也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的总结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开始期待起来了!”

说完不再看我们,不等南宫文斌发话,转身就回了队伍里。

南宫文斌是没看出什么,女孩身上甚至没有一点能量的痕迹,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可能是普通人。

相反那人应该是看出了什么,这时候南宫文斌有些后悔了,他是不是无意之间暴露了什么重要信息。关键是他都不知道他暴露了什么,居然激起那人的兴趣了。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回去后开始整肃队伍,没多久就朝着封印过来了。

没有战斗的必要,这些人都是去送死的,在人到近前的时候,南宫文斌带人离开,把路让开了。

这次的阵法因为提前布置好了,不再赶赶急急,本就是许进不许出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去了。

因为所有系别的异能者都参与了,南宫文斌甚至有时间进行选拔,所以阵法也更加严密完善,甚至比上辈子选的更复杂的阵式。

五个角上,中心是九系异能者各一个,外面另有七队同系异能者。高空俯瞰时就像一朵五彩莲花,一片花瓣一个属性一种颜色,中间是九色花蕊。要不是光系暗系的人实在太少,无法组成完整的花瓣,南宫文斌都想要九片花瓣。

封印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乱,没有出意外,没有发生争斗,更没有人员伤亡。

南宫文斌在封印外亲眼看见那人变成一个拳头大的光球,沉入地下消失不见。

这次那人甚至没有侃侃而谈的挑拨离间,进入阵法中心后什么话都没说,自主吸收了跟随而来的人,加速完成了封印。

对于这样的变化南宫文斌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就结果来说还是……好……的?

随着封印阵法的消散,黑暗再次降临。

“任务失败,世界重启。”

虽然没想过能一次成功,但再次回到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南宫文斌还是有些失望。

他自认为这次的封印非常完美,没出什么纰漏,但为什么还是失败了?

这导致他出生的时候不怎么积极,让母亲受了一会儿罪,反应过来时就赶紧出去了。

这么耽误了一会儿时间,母亲就差点难产,南宫文斌有些自责。出生后只象征性的哭了两声,就不再动弹,闭眼装睡思考去了。

对于他这样的情况周围人也没怎么在乎,只是在例行的检测结果出来后态度才郑重了些,但也没有像上次那样激动了。

这些南宫文斌都不在乎,他只要与家主说上话应该就能得到一些特权。

婴儿时期思维断断续续不利于总结,所以南宫文斌将重心放在了修炼上。等到第一次抓周后,才开始总结上次的成果。

首先就是阻止了高桥的全灭,保留下了绝大多数人,并且依情况看来是可以全部保全的,只要掌握好时间点。

其次就是确认了各个阵点的中心物品,不过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确认是否会改变才算有效。

再次就是证实了月石的作用之一是传送,月宫可能存在增强效果或是范围的用处,这次可以试着破坏月宫证明一下。

最后,便是最重要的一点,封印应该不是任务!

南宫文斌非常确定封印是完成了的,甚至由于那人的配合,封印的完成度坚固程度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高,但是在封印完成之后他还是被告知任务失败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很可能封印并不是任务,反而封印失败才有可能完成任务。

那么发布任务的人是想将那人放出来吗?还是说发布任务的就是那人?

可是那人看到南宫文斌的样子也很意外,很明显她之前也不知道有南宫文斌这么个人,但见面之后好像看出来了南宫文斌是什么人,所以才有了那句话。那么就不可能是她发布的任务,可不是她还有谁?

这时候南宫文斌对给他发布任务的人或者物产生了无比的怨念。

你看看别人家的系统,虽然有的不太靠谱,有的又蠢又笨,有的过于死板,有的只是例行公事,哪怕不是系统是残魂,那也是会明确告诉你要你做什么的。他的倒好,只有一个结论,任务都要他自己去猜,错了都不知道哪里错了,还要全部重新来过,这要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对于这个情况南宫文斌也没有谁可以商量的,所以在七岁检测完毕,他直接提出了见家主的要求。

家主应该知道一些情况,除此之外也想不出别的人了。运气好的话家主能给指点一下,要是不行那就只能一点点去试了。

可是南宫文斌搜遍全城却只找到些边缘人物,这些人嘴都很紧,被抓后一言不发,要是用刑承受不住的时候直接就自杀了,结果是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问出来。

那人的大军已经开拔,所以南宫文斌干脆将事情交给袁标,他自己则专心应付外敌。

对面,丧尸和人类混杂在一起还真有些分辨不清了,很快那人出现了。

看了我们一眼,回头对身边人说了什么,就朝这边走来。

“这是专程来等我的?”

南宫文斌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很普通,没什么特色,存在感很低,转头就会忘记的那种,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人的真面目。

他打量别人的时候,女孩的视线也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的总结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开始期待起来了!”

说完不再看我们,不等南宫文斌发话,转身就回了队伍里。

南宫文斌是没看出什么,女孩身上甚至没有一点能量的痕迹,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可能是普通人。

相反那人应该是看出了什么,这时候南宫文斌有些后悔了,他是不是无意之间暴露了什么重要信息。关键是他都不知道他暴露了什么,居然激起那人的兴趣了。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回去后开始整肃队伍,没多久就朝着封印过来了。

没有战斗的必要,这些人都是去送死的,在人到近前的时候,南宫文斌带人离开,把路让开了。

这次的阵法因为提前布置好了,不再赶赶急急,本就是许进不许出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去了。

因为所有系别的异能者都参与了,南宫文斌甚至有时间进行选拔,所以阵法也更加严密完善,甚至比上辈子选的更复杂的阵式。

五个角上,中心是九系异能者各一个,外面另有七队同系异能者。高空俯瞰时就像一朵五彩莲花,一片花瓣一个属性一种颜色,中间是九色花蕊。要不是光系暗系的人实在太少,无法组成完整的花瓣,南宫文斌都想要九片花瓣。

封印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乱,没有出意外,没有发生争斗,更没有人员伤亡。

南宫文斌在封印外亲眼看见那人变成一个拳头大的光球,沉入地下消失不见。

这次那人甚至没有侃侃而谈的挑拨离间,进入阵法中心后什么话都没说,自主吸收了跟随而来的人,加速完成了封印。

对于这样的变化南宫文斌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就结果来说还是……好……的?

随着封印阵法的消散,黑暗再次降临。

“任务失败,世界重启。”

虽然没想过能一次成功,但再次回到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南宫文斌还是有些失望。

他自认为这次的封印非常完美,没出什么纰漏,但为什么还是失败了?

这导致他出生的时候不怎么积极,让母亲受了一会儿罪,反应过来时就赶紧出去了。

这么耽误了一会儿时间,母亲就差点难产,南宫文斌有些自责。出生后只象征性的哭了两声,就不再动弹,闭眼装睡思考去了。

对于他这样的情况周围人也没怎么在乎,只是在例行的检测结果出来后态度才郑重了些,但也没有像上次那样激动了。

这些南宫文斌都不在乎,他只要与家主说上话应该就能得到一些特权。

婴儿时期思维断断续续不利于总结,所以南宫文斌将重心放在了修炼上。等到第一次抓周后,才开始总结上次的成果。

首先就是阻止了高桥的全灭,保留下了绝大多数人,并且依情况看来是可以全部保全的,只要掌握好时间点。

其次就是确认了各个阵点的中心物品,不过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确认是否会改变才算有效。

再次就是证实了月石的作用之一是传送,月宫可能存在增强效果或是范围的用处,这次可以试着破坏月宫证明一下。

最后,便是最重要的一点,封印应该不是任务!

南宫文斌非常确定封印是完成了的,甚至由于那人的配合,封印的完成度坚固程度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高,但是在封印完成之后他还是被告知任务失败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很可能封印并不是任务,反而封印失败才有可能完成任务。

那么发布任务的人是想将那人放出来吗?还是说发布任务的就是那人?

可是那人看到南宫文斌的样子也很意外,很明显她之前也不知道有南宫文斌这么个人,但见面之后好像看出来了南宫文斌是什么人,所以才有了那句话。那么就不可能是她发布的任务,可不是她还有谁?

这时候南宫文斌对给他发布任务的人或者物产生了无比的怨念。

你看看别人家的系统,虽然有的不太靠谱,有的又蠢又笨,有的过于死板,有的只是例行公事,哪怕不是系统是残魂,那也是会明确告诉你要你做什么的。他的倒好,只有一个结论,任务都要他自己去猜,错了都不知道哪里错了,还要全部重新来过,这要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对于这个情况南宫文斌也没有谁可以商量的,所以在七岁检测完毕,他直接提出了见家主的要求。

家主应该知道一些情况,除此之外也想不出别的人了。运气好的话家主能给指点一下,要是不行那就只能一点点去试了。

可是南宫文斌搜遍全城却只找到些边缘人物,这些人嘴都很紧,被抓后一言不发,要是用刑承受不住的时候直接就自杀了,结果是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问出来。

那人的大军已经开拔,所以南宫文斌干脆将事情交给袁标,他自己则专心应付外敌。

对面,丧尸和人类混杂在一起还真有些分辨不清了,很快那人出现了。

看了我们一眼,回头对身边人说了什么,就朝这边走来。

“这是专程来等我的?”

南宫文斌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很普通,没什么特色,存在感很低,转头就会忘记的那种,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人的真面目。

他打量别人的时候,女孩的视线也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的总结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开始期待起来了!”

说完不再看我们,不等南宫文斌发话,转身就回了队伍里。

南宫文斌是没看出什么,女孩身上甚至没有一点能量的痕迹,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可能是普通人。

相反那人应该是看出了什么,这时候南宫文斌有些后悔了,他是不是无意之间暴露了什么重要信息。关键是他都不知道他暴露了什么,居然激起那人的兴趣了。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回去后开始整肃队伍,没多久就朝着封印过来了。

没有战斗的必要,这些人都是去送死的,在人到近前的时候,南宫文斌带人离开,把路让开了。

这次的阵法因为提前布置好了,不再赶赶急急,本就是许进不许出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去了。

因为所有系别的异能者都参与了,南宫文斌甚至有时间进行选拔,所以阵法也更加严密完善,甚至比上辈子选的更复杂的阵式。

五个角上,中心是九系异能者各一个,外面另有七队同系异能者。高空俯瞰时就像一朵五彩莲花,一片花瓣一个属性一种颜色,中间是九色花蕊。要不是光系暗系的人实在太少,无法组成完整的花瓣,南宫文斌都想要九片花瓣。

封印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乱,没有出意外,没有发生争斗,更没有人员伤亡。

南宫文斌在封印外亲眼看见那人变成一个拳头大的光球,沉入地下消失不见。

这次那人甚至没有侃侃而谈的挑拨离间,进入阵法中心后什么话都没说,自主吸收了跟随而来的人,加速完成了封印。

对于这样的变化南宫文斌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就结果来说还是……好……的?

随着封印阵法的消散,黑暗再次降临。

“任务失败,世界重启。”

虽然没想过能一次成功,但再次回到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南宫文斌还是有些失望。

他自认为这次的封印非常完美,没出什么纰漏,但为什么还是失败了?

这导致他出生的时候不怎么积极,让母亲受了一会儿罪,反应过来时就赶紧出去了。

这么耽误了一会儿时间,母亲就差点难产,南宫文斌有些自责。出生后只象征性的哭了两声,就不再动弹,闭眼装睡思考去了。

对于他这样的情况周围人也没怎么在乎,只是在例行的检测结果出来后态度才郑重了些,但也没有像上次那样激动了。

这些南宫文斌都不在乎,他只要与家主说上话应该就能得到一些特权。

婴儿时期思维断断续续不利于总结,所以南宫文斌将重心放在了修炼上。等到第一次抓周后,才开始总结上次的成果。

首先就是阻止了高桥的全灭,保留下了绝大多数人,并且依情况看来是可以全部保全的,只要掌握好时间点。

其次就是确认了各个阵点的中心物品,不过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确认是否会改变才算有效。

再次就是证实了月石的作用之一是传送,月宫可能存在增强效果或是范围的用处,这次可以试着破坏月宫证明一下。

最后,便是最重要的一点,封印应该不是任务!

南宫文斌非常确定封印是完成了的,甚至由于那人的配合,封印的完成度坚固程度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高,但是在封印完成之后他还是被告知任务失败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很可能封印并不是任务,反而封印失败才有可能完成任务。

那么发布任务的人是想将那人放出来吗?还是说发布任务的就是那人?

可是那人看到南宫文斌的样子也很意外,很明显她之前也不知道有南宫文斌这么个人,但见面之后好像看出来了南宫文斌是什么人,所以才有了那句话。那么就不可能是她发布的任务,可不是她还有谁?

这时候南宫文斌对给他发布任务的人或者物产生了无比的怨念。

你看看别人家的系统,虽然有的不太靠谱,有的又蠢又笨,有的过于死板,有的只是例行公事,哪怕不是系统是残魂,那也是会明确告诉你要你做什么的。他的倒好,只有一个结论,任务都要他自己去猜,错了都不知道哪里错了,还要全部重新来过,这要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对于这个情况南宫文斌也没有谁可以商量的,所以在七岁检测完毕,他直接提出了见家主的要求。

家主应该知道一些情况,除此之外也想不出别的人了。运气好的话家主能给指点一下,要是不行那就只能一点点去试了。

可是南宫文斌搜遍全城却只找到些边缘人物,这些人嘴都很紧,被抓后一言不发,要是用刑承受不住的时候直接就自杀了,结果是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问出来。

那人的大军已经开拔,所以南宫文斌干脆将事情交给袁标,他自己则专心应付外敌。

对面,丧尸和人类混杂在一起还真有些分辨不清了,很快那人出现了。

看了我们一眼,回头对身边人说了什么,就朝这边走来。

“这是专程来等我的?”

南宫文斌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很普通,没什么特色,存在感很低,转头就会忘记的那种,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人的真面目。

他打量别人的时候,女孩的视线也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的总结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开始期待起来了!”

说完不再看我们,不等南宫文斌发话,转身就回了队伍里。

南宫文斌是没看出什么,女孩身上甚至没有一点能量的痕迹,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但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可能是普通人。

相反那人应该是看出了什么,这时候南宫文斌有些后悔了,他是不是无意之间暴露了什么重要信息。关键是他都不知道他暴露了什么,居然激起那人的兴趣了。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回去后开始整肃队伍,没多久就朝着封印过来了。

没有战斗的必要,这些人都是去送死的,在人到近前的时候,南宫文斌带人离开,把路让开了。

这次的阵法因为提前布置好了,不再赶赶急急,本就是许进不许出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去了。

因为所有系别的异能者都参与了,南宫文斌甚至有时间进行选拔,所以阵法也更加严密完善,甚至比上辈子选的更复杂的阵式。

五个角上,中心是九系异能者各一个,外面另有七队同系异能者。高空俯瞰时就像一朵五彩莲花,一片花瓣一个属性一种颜色,中间是九色花蕊。要不是光系暗系的人实在太少,无法组成完整的花瓣,南宫文斌都想要九片花瓣。

封印进行得非常顺利,没有乱,没有出意外,没有发生争斗,更没有人员伤亡。

南宫文斌在封印外亲眼看见那人变成一个拳头大的光球,沉入地下消失不见。

这次那人甚至没有侃侃而谈的挑拨离间,进入阵法中心后什么话都没说,自主吸收了跟随而来的人,加速完成了封印。

对于这样的变化南宫文斌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但就结果来说还是……好……的?

随着封印阵法的消散,黑暗再次降临。

“任务失败,世界重启。”

虽然没想过能一次成功,但再次回到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南宫文斌还是有些失望。

他自认为这次的封印非常完美,没出什么纰漏,但为什么还是失败了?

这导致他出生的时候不怎么积极,让母亲受了一会儿罪,反应过来时就赶紧出去了。

这么耽误了一会儿时间,母亲就差点难产,南宫文斌有些自责。出生后只象征性的哭了两声,就不再动弹,闭眼装睡思考去了。

对于他这样的情况周围人也没怎么在乎,只是在例行的检测结果出来后态度才郑重了些,但也没有像上次那样激动了。

这些南宫文斌都不在乎,他只要与家主说上话应该就能得到一些特权。

婴儿时期思维断断续续不利于总结,所以南宫文斌将重心放在了修炼上。等到第一次抓周后,才开始总结上次的成果。

首先就是阻止了高桥的全灭,保留下了绝大多数人,并且依情况看来是可以全部保全的,只要掌握好时间点。

其次就是确认了各个阵点的中心物品,不过这个还需要进一步确认是否会改变才算有效。

再次就是证实了月石的作用之一是传送,月宫可能存在增强效果或是范围的用处,这次可以试着破坏月宫证明一下。

最后,便是最重要的一点,封印应该不是任务!

南宫文斌非常确定封印是完成了的,甚至由于那人的配合,封印的完成度坚固程度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高,但是在封印完成之后他还是被告知任务失败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很可能封印并不是任务,反而封印失败才有可能完成任务。

那么发布任务的人是想将那人放出来吗?还是说发布任务的就是那人?

可是那人看到南宫文斌的样子也很意外,很明显她之前也不知道有南宫文斌这么个人,但见面之后好像看出来了南宫文斌是什么人,所以才有了那句话。那么就不可能是她发布的任务,可不是她还有谁?

这时候南宫文斌对给他发布任务的人或者物产生了无比的怨念。

你看看别人家的系统,虽然有的不太靠谱,有的又蠢又笨,有的过于死板,有的只是例行公事,哪怕不是系统是残魂,那也是会明确告诉你要你做什么的。他的倒好,只有一个结论,任务都要他自己去猜,错了都不知道哪里错了,还要全部重新来过,这要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对于这个情况南宫文斌也没有谁可以商量的,所以在七岁检测完毕,他直接提出了见家主的要求。

家主应该知道一些情况,除此之外也想不出别的人了。运气好的话家主能给指点一下,要是不行那就只能一点点去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